网约司机、平台玩家......数字经济将开启2亿人口就业空间 数说_

发布日期:2020-07-24 03:30   来源:未知   阅读:

随着制造业转型升级,传统工种在减少,对技术型人才的需求在增加。图为湖州格尔森电梯有限公司内,技术工人正操作一条智能机械臂生产线。互联网时代,就业正在悄无声息间发生巨变。据不完全统计,当前我国快递小哥已突破300万人,外卖骑手突破700万人,网约车司机更是数以千万计;人工智能培训师、数字化管理师、互联网营销师,随着产业更迭,众多新兴职业层出不穷,数字经济将开启2亿人口就业空间……显然,新就业形态已然成为经济业态发展、市场竞争与技术进步交互作用的必然结果。早在2015年,中央便提出“加强对灵活就业、新就业形态的支持”。此后,伴随着数字经济的繁荣,新就业形态不断萌生。尤其在将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的浙江,一方面,数字经济让更多的人从传统劳动岗位中解放出来,另一方面,灵活多元的新就业形态迎合了经济变革带来的工作模式质变,成为了吸纳就业的重要渠道。新就业形态的带动效应究竟如何?随着组织和市场边界的进一步融合,是否会带来一场经济社会效率变革?我们又应该为迎接这场变革做哪些改变?记者展开了调查。

引擎的力量当互联网时代来临,数字经济日益繁荣,人们同样有过类似的担忧:机器人、人工智能的应用会大量取代劳动者就业吗?在全国著名的印染企业集聚地柯桥,曾经家家必备的“打浆称料工”正逐渐成为过去式,随着生产自动化程度的提高,这个凭经验的岗位正被标准化的机器作业所替代。“虽然传统的工种在减少,但是此消彼长,我们正在招聘既懂得互联网技术又懂得印染行业流程管理和成本控制的员工。”一位印染企业家告诉记者。柯桥印染产业的小小工种之变,背后是技术变革的破竹之势。5G、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各类新技术正在推动产业升级、商业模式重构,共享经济、平台经济等新商业模式广泛出现,带来了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之变。“互联网时代让更为精密的指挥协调成为可能,使得就业分工更为细化。”姚先国说,在数字经济的带动之下,以平台组织为特征的新就业形态大量出现,劳动者与智能型生产开启重新适配,使得新就业形态正逐渐成为就业新引擎。